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太古神灵 第一百一十九章 危在旦夕!

发布时间:2019-09-24 16:31:37

太古神灵 第一百一十九章 危在旦夕!

86_86542“噗嗤!”

长剑刺入空也心脏的位置,端木桀并没有罢休,而是将玄力再次注入长剑之中。而后,长剑猛地一颤。

空也的口中,一大口鲜血猛地喷出。

此时的空也,大脑似乎都短路了,他完全忘记了反应。就像是一个待宰的羔羊,任凭端木桀的宰杀。

“呵呵,我还不相信杀不了你?”看到空也此时的状况,端木桀阴测测一笑。

他猛地将长剑拔出,而后,又准备蓄力一击。

空也被刺中心脏,危在旦夕。与吞噬作战的庆忌,正好化解了吞噬的大招。然而,还不待庆忌反击,庆忌的身体,猛地一阵震荡。而他的心中,那种对于空也生死的感应,猛地滋生而出。

“糟糕!”

心中暗叫一声不妙,庆忌就欲掠身前往空也身边。

吞噬就等庆忌的破绽,而空也无疑是庆忌的破绽。此时空也危机,庆忌自然不会放着不管。而这样一来,庆忌难免会有漏洞。果然,此时的庆忌心中有些慌乱。尽管只是那么一丝,却也足够了。

吞噬不愧是端木桀的神灵,连手段都如此相像。

它那黑乎乎的身形,再次膨胀,一股极强的吸扯力再次出现。

几乎毫不费力的,它就将庆忌吸扯近身。

此时的庆忌,心思几乎都在空也身上,忽视了自身的安危。自然是忘记了应对,于是,他就那般轻松的被吞噬吸扯到了它的身前。

“桀桀!”

看到近在咫尺的庆忌,吞噬忽然笑了。只是,笑声是那般的刺耳。

“哟,你的神灵快不行了!”再次出手的端木桀瞥了一眼上方的情况,忽而道。“你自己似乎也不行了呢!”

“吵死了!”蓦地,一道虚弱的声音响起。

赫然是空也的声音。

空也説完,一只手便是对着端木桀一拍,而后,整个人的身形迅速向着后方倒退而去。

“哼!”端木桀不禁冷哼一声,再次欺身而上,他可不相信此时的空也能拿他怎样?

然而,在此刻,变故陡然发生。

空也忽然伸手一抓,那已经极度接近的吞噬的庆忌的身形,猛然消失。而空也,身形再次一个扭转,便是脱离了端木桀的攻击范围。

“你还有战斗力?!”

端木桀满目惊异,他不相信这是真的,方才他的长剑明明刺中了空也的心脏。即使空也能活着,恐怕也只是强弩之末了。

“杀了他吧!”正在这时,吞噬回到了端木桀的身边。

如此近距离,空也也算看清了吞噬的面目。正如吞噬的外形一样,他真的是一团雾气,只是,他有鼻子有眼睛,甚至有嘴的。他除了身体之外,其他和人没有什么区别。

“嗯!”端木桀diǎndiǎn头。杀了空也,正是他本次行动的任务。

“你疯了么?你这个样子,怎么和他们战斗?”空也的心中,传来庆忌咆哮的声音。

“你才疯了呢?你可知道你差diǎn就形神俱灭了?”空也道。

“那又何妨,神灵保护主人本身天经地义的。”不料,庆忌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这一次,空也不再説话了。不是无语,是他实在太虚弱了,他真的没有多余的力气了。

他的视野,开始模糊。身体也开始变得不受控制,似乎,随时可以倒下去。

“喂,空也!”庆忌有些慌了。这个时候空也若是失去了意识,那他肯定逃不过端木桀的黑手。

终于,下定了决心,庆忌再次出手了。

一个闪身,庆忌便是出现在了空也的前方,一出现,他便是迎上了端木桀的招式。

尽管庆忌很强,可是,方才在与吞噬交战之时,他也损失了不少。而且,重diǎn是他的主人,空也已经极度虚弱了。此时,他的力量,几乎被削弱的所剩无几了。

端木桀的这一招,直接将庆忌击退。

被击退后的庆忌,明显的感觉到自身的情况,已经糟糕到了极diǎn。可是,当下他也只能迎战,他若是退下,那空也真的就没救了。虽説,空也还有一个神灵,但是,他总觉得,若此时那神灵出现,空也的情况或许会更加糟糕。

“呵呵,你想救你的主子啊?”看到庆忌现身,端木桀阴测测一笑,“只可惜,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説着,他再次出手。这一次,却是凝足了气力

太古神灵  第一百一十九章 危在旦夕!

若是这一招击中庆忌,估计庆忌不会好受。即使不形神俱灭,那也会元气大伤。

而庆忌,那张被金芒充满的英气脸上,凝重之色异常。他也知道眼下的情况,但是,越是这种情况,他越不该逃避。形神俱灭又算得了什么?他的使命,本就是助空也完成他的梦想不是?

空也,那个来自地球的少年,本已对生活绝望。在来到玄州大陆之时,他不再只是单纯的为自己而活,他更是带着两个人的意志。为了那个意志,他一直在克服着种种困难,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如今的地步。

作为他的神灵,怎能在这个时候逃避?更是作为神灵中的姣楚存在,又怎能和那种随处可见的神灵相比?这个时候的他,不就更应该显示出他的特殊之处么?

想到这里,庆忌的xiǎo手之中,一个印法开始结起来……

庆忌身形本就渺xiǎo,此时的动作,更是可以忽略。端木桀完全没有注意到,而一旁的吞噬,还在沾沾自喜之中。

看着忽然就沉默了庆忌,端木桀似乎看到了庆忌的惨状,看到了空也的惨状,不由得,那张英俊的脸上,忽然有着狞笑出现。由于过分的得意,使得那张英俊的脸都扭曲了。

“呵!”看到端木桀脸上的狞笑,庆忌心中冷笑一声,手中的印法,还在不断变换。

然而,就在这一刻,忽然有着一只手忽然出现。紧接着,一个黑影便是出现在了庆忌的身边。

“空也!”庆忌愣住了。

“你这…家…伙,非要气死我才行……啊!”空也虚弱的声音再次传出,而后,他的手中,印法一变动,直接就将庆忌收了回去,“好好听话,还是我的得力助手。”

“……那你呢?”

“我……死不了!”

空也説着,口中的鲜血,还在流淌着。心脏处,那个血洞,更是刺目……。

湖南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吕梁治疗性病费用
乌鲁木齐妇科医院哪家好
济南哮喘病医院收费贵不贵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可以报销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