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逐月神姬 第66章 毒蝎女人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9:25

逐月神姬 第66章 毒蝎女人

一瞬间,陈思思只觉得自己从头凉到了脚,从脚心传来针扎般的刺痛,似乎有一条毒蝎子正拼命从那里咬噬,企图钻入她的体内。

“她不是你要找的那个陈思思。”齐煜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骗我!她明明就是!”那个女人愤怒地尖啸。

陈思思不敢回头,齐煜方才的意思似乎在暗示她,一旦看到这个女人的面貌,也许就会发生不好的事。

因此她此刻甚至闭上了双眼,细弱蚊蝇的一丝声音溢出口唇:“你……你是谁?”

那道声音仿佛化为了一道索命的枷锁,顷刻间缠绕上她的脖颈。她嘶出一声,双手拼命乱扒却什么也没有抓到,脖颈间空无一物,而她分明被勒得快喘不过气。

这一次尽管她难受得快要裂开了,齐煜却并没有出手阻止,只是平心静气地说:“你把她勒死也无妨,反正你什么都得不到。”

那道声音紧接着又狂笑起来,陈思思感觉脖颈间一下子松弛了。

“你说得对!”女人的声音阴森中透出一种带着死气的甜腻,“我不会这么简单的弄死这个贱人!”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一有机会说话陈思思就赶紧表明身份。

“贱人!你化成灰我都认得你!你以为自己逃得了?”

又是一个鬼姥般的人物!

陈思思瞬间想起了咖啡屋里的事情,她的记忆仿佛猛然间冲破了阻滞,一直以来纠缠她的鬼魅般的谜题竟然在这一刻解开了。

她恍然大悟,不禁怒极反笑:“你们是不是得了精神分裂?一个个都觉得认得我?我谁也不认得,本小姐17年的人生简单得很,不信你问问这个飙车狂?”

黑暗中传来齐煜低低的笑音,他竟然还有心情笑?她差点被杀了!

陈思思尽量不去想如果没有他,她也许已经在方才这段时间内死了好几次了这个事实。虽然他的确在护着她,可是她又有种她死了其实对他也无所谓的感觉,特别是刚才她被逼入濒死境地时,他似乎只摆出了一副看戏的轻松姿态。

“你刚才说什么?你多大了?”那道声音忽的贴到她嗓子眼儿。

脖颈间骤然一紧,陈思思拼着最后一口气飞速的说:“如果你想知道我的事就得让我说话!”

那声音果然又离开了分寸,使她获得了宝贵的空气。

“说!”鬼魅般的声音歇斯底里的贴着她的耳膜。

“我今年17岁,就读于c市一中高二?三班。我是叫陈思思,但我不认得你,我肯定你要找的绝不是我。”

“你才17岁?不可能!”那声音吼道,仿佛受到了天大的打击。

“贱人!你还敢骗我?这天底下没有第二个长成那个贱人模样还同名同姓的女人!”

“齐煜!”陈思思求救般朝向一旁沉默抽烟的男人,期待他能帮自己撇清干系。

结果,齐煜却只是一手弹玩着打火机,半晌一言不发。

“你若不信我也奈何不了,我十七年的人生清清白白,随便你爱信不信!”

她话音未落,就感觉周身一阵剧痛,衣服几乎崩裂成了碎片,从那数道撕裂的裂纹中,一股大力狠狠绞入她娇嫩细致的肌肤,仿佛化成一道带刺的鞭子将她拧了起来。

她发出一声惨叫,齐煜这时终于说话了:“你何必这么偏执,这么多年她的坟墓早被你翻了多少遍了,还不死心?”

“就是因为我上下求索不得这个贱人半点踪迹,我才能找到她!”

陈思思愈发惨叫起来,这股力量却没有轻易绕过她,一旦她要疼晕过去,就松一点力气,然后再狠狠刺激她的皮肤,让她不断惨叫连连,似乎是有意让她叫给齐煜听。

然而齐煜却十分铁石心肠,似乎陈思思的惨叫丝毫打动不了他,抽烟的动作自始至终缓慢自在。

“我真的不是……”

“如果你真的下定决心,随你便!”齐煜打断她的呻吟,冷哼了一声。

“你真想我杀了她?”那道声音冷笑。

“杀了她你才知道她是不是你要找的人,不是吗?”

听到齐煜的笑音,陈思思恨得咬牙切齿,他竟然拿她的性命如此儿戏。

“我不会便宜她的!不管她是不是陈思思,我把她拖到我的地盘好好拷问,总有她说的时候!”那道声音恶狠狠地道。

“你觉得我会让你虐待我的女人?”齐煜冷笑。

“你的女人?”那道声音迟疑了一刻,“坐在你的车上就是你的女人了?哈!我也坐在你的车上呢!”

“是你自己闯上来的,我可没邀请你。”

陈思思感到鞭笞入骨的力道一点点放松了,仿佛那道声音转移了注意力。

它缓慢的向身旁坐着的男人飘去,带着一丝森然,神经兮兮的问道:“我记得你不喜欢这个女人的……”

齐煜发出一声嗤笑,“你倒是很清楚,我怎么可能上一个三十多的老女人?”

陈思思呼吸一窒,似乎想起了什么。

那道声音紧跟着狂笑起来,“哈哈哈!不错,陈思思活到现在早就是个三十多的老女人了!不会是现在这个皮细肉嫩矫揉造作的蠢丫头!”

闻言,陈思思一呆,却紧接着听到齐煜满意的声音:“很好,看来你自己得出答案了。”

那声音却愈发恼怒起来,“她真是你的女人?我听见你叫她的名字,你们别想骗我!她就叫陈思思!我不瞎,她化成灰我都认识!”

“她是叫陈思思。”这回齐煜斩钉截铁的给出了答案,“她父亲还是陈嘉义!”

“你再说一遍!”

“她是陈嘉义的女儿,你若是不肯干休就去问问陈嘉义自己有几个女儿吧!”

车内一片死寂,那道声音仿佛连人一起消失了,过了一会儿,鬼气森森的声音再次从后方蔓延过来:“你的意思是她是那疯老头的另一个女儿?”

“不准你这么说我父亲!”陈思思怒声道。

啪一个耳光打得她差点被甩到车门上,“死丫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下车!”齐煜这时打开了中控锁

,一道掌风袭来,陈思思感觉自己直接被撞出了车门,摔在了公路地面上。

四周一片昏黑,阴冷潮湿的空气萦绕在鼻端,周身刺痛难忍。她强忍着爬起来,未及转身面向车内,就听到齐煜低沉有力的声音透过捷豹传来:“给我向前跑,别回头!”

陈思思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似乎当下里有再多的情绪,也无法反抗他的命令。随即头也不回的跌跌撞撞朝前跑去,只是一没入那团黑暗,捷豹车仿佛就在身后消失了。

她茫然不知所措,只觉得心头憋闷难忍,又被恐惧和绝望纠缠得瑟瑟发抖。她感觉自己早就失去了方向,脚下的公路也根本看不清朝哪里延伸。

没头没脑的朝着乱七八糟的方向狂奔,在她几乎丧失希望的时候,眼前骤然闯入了一片光明,她惊得不能自已,几乎不敢相信她竟然这么快就跑出了那团看起来永无止境的黑暗。

但是回头望去,一条沐浴着下午四五点钟和煦阳光的乡间公路笔直的朝着两端延伸出去,耳朵弥漫着周围的鸟叫蝉鸣,眼前是悠然驶过的一辆辆汽车,还有在路边铺着摊位卖山货的村民们……一切正是生机盎然。

陈思思一时反应不过来,以为自己产生了严重的幻觉,但是齐煜和他那辆捷豹分明已经消失了,方才那片黑云也根本一丝影子也没有留下。

巴彦淖尔治疗男科医院
揭阳治疗男科费用
通化整形美容手术
巴彦淖尔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揭阳治疗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