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寻找中国未来商业领袖第二届“宝珀吴晓波青年午餐会”正式启动“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7 13:14:49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许辉作为知名作家以小说著称,而他的散文对于读者来说也并不陌生。第一次读到许辉散文是在2010年,《安徽文学》刊载了几篇许辉的读书笔记,我被许辉执着寻觅的姿态震撼了。许辉是个乐于寻找和对话的人,他在谜一样的尘世里搜寻,他在自然山水里尽情对话。

许辉的最新散文集《和自己的脚步单独在一起》是他的一本自传式的旅行记录。在许辉乐此不疲的旅行状态之后,我们似乎可以发现他在旅行之外的一些精神求索。世人热爱旅行者如过江之鲫,目的不过如下几种:增长见识、开阔眼界;放松身心、陶冶性情;享受美食美景、领略文化风情。许辉的旅行似乎有更深层面的意义,许辉散文的字里行间似乎透着一股向上的豪气,这股气来自于中华文化的内在底蕴,来自于生命本真的内在冲动。许辉似乎要从旅行里面压出些什么东西来,或者说许辉的旅行有山水之外的精神追求。

许辉是个喜欢寻找的人,他总是能从别人不经意之处发现一些容易忽略甚至行将消失的妙处。一个地名、几句土话、一片老屋、一道农家菜、几只飘忽飞过的昆虫……在这些再平常不过的事物之上,许辉似乎都能发掘出更大的境界来。许辉是个小说家,小说家的散文自然免不了带有小说家的眼光和思考。记得法国新小说派的代表人物罗伯.格里耶有这么一句话,“世界既不是有意义的,也不是荒谬的,它存在着,如此而已。”作为江淮大地土生土长的本土作家许辉来说,他的创作态度和创作方法自然不能用西方某种理论学说来生搬硬套,可是在对存在的感知上却和西方后现代的某些思潮有暗合之处。许辉是个潜得很深的作家,他沉得住气,静得下心,能在芸芸俗世的种种物象之中有所发现。从这一点上说,他的散文又和中国传统美学的魏晋风流是一脉相承的。出于研究者的怪癖,读罢许辉的每一篇散文,我都习惯于做一个总结,许辉到底在这篇散文里给了我们些什么。相信很多读者都有同感,我们从每一次阅读里似乎都有所获取,可一时又难以言表。许辉喜欢这种捉迷藏式的写作,他不是直接展示,而是留下痕迹和线索,让读者自己去感悟。我忽然想起《世说新语》的一个故事“王子猷雪夜访戴”,最后那句“ 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一语道破天机,许辉寻找的是超脱于俗世之外的一种潇洒的风流韵致。许辉曾长期生活在皖北重镇宿州,这里的历史文化积淀很深,到底出了多少奇人轶事已不可考。宿州也曾是魏晋时期文人荟萃之处,竹林七贤在此留下过不少遗迹,许辉早年的宿州生活难免给他的文学创作带上一些地方特色,沾染上一些名士风流的文化传统。

许辉散文始终在记叙一些再平常不过的事物,有的甚至是单调的,有些沉闷的,这需要多大的耐心和勇气去面对啊。这种写作方法对读者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从这个意义上说,许辉散文需要同谋读者——起码要是生活的有心人,最好还能有些特殊的阅读趣味。许辉散文有些超脱的气质,从俗世中求得精神解放的那种执着和狂热。超脱就要有所付出,正所谓大隐隐于市,从古到今,多少文人墨客都将自己的一片赤诚付与山水之中。许辉是个乐山知水之人,他的游记散文里,到处都有关于山水的记载。当然此处所指山水并非具体意义上的山水,而是将山水精神融入生命之中,无处不是山水的人生境界。南朝宗炳在他的《画山水序》中写道:“至于山水,质有而灵趣。是以轩辕、尧、孔、广成、大隗、许由、孤竹之流,必有崆峒、具茨、藐姑、箕、首、大蒙之游焉。又称仁智之乐焉。”山水之乐在宗炳这里成了悟道的必由之路,甚至是仁智的修炼。许辉散文的悟道情结很浓,他就是要和山水对话,在和自然山水不断的相互挤压中,流淌出生命的魂魄。许辉散文秉承传统散文意在言外的妙悟理路,追求言外之意。更妙的是,许辉把传统山水艺术的精髓化用到散文写作之中,他把自身从山水之中隐去,人的各种意识和意志让位于山水的直观呈现。山水演变成为精神净化的直接力量,却又不是强迫式的,高压式的,而是潜移默化的、春风化雨的。这里必需说明的是,上文所说的西方后现代和许辉散文写作路数的契合,大多是文化层面上的偶遇,而非作者自我选择的结果。试想一个中国作家,浸染了上千年的传统文化习气的熏陶,怎么可能自觉按照西方的某种写作方法来进行创作呢。学界关于道家思想与西方现代后现代文学的契合已有很多论述,从许辉散文里我们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这里其实暗含着一个问题,那就是西方的存在家园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山水之道,乃至自然超脱是否具有同一性。有些表层的东西是不言自明的,西方的存在意识是西方人求解放的产物,而自然之道却是中国文人在魏晋时期面对人生困惑的重大发现,其分野在于,中国的自然之道要想在文学艺术中得以表现,需要首先在人物品藻上有所突破,换句话说,要想为文,先要做人。许辉散文的路径是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基础之上的,从行文和记叙的过程中,我们不断感受到新鲜活泼的生命意识和意境开拓。西方文化中无法实现“无我之境”,可能也是因为他们的直线型思维和从外部解决问题的思路造成的。

许辉散文很讲究意境的凝练,他用很大的耐心在铺陈、预设,不动神色、不直接参与。当然,许辉散文意境凝练的具体方法那需要一篇长文来阐释。大体说来,许辉散文始终在有与无,虚与实的关系中求得平衡,妙在有与无虚与实的转换之中。许辉散文有气势,这股气是内在的,不是迸发式的,而是在情感和情绪的微妙变化之中求得内在韵律的流转。从表面上看,许辉散文显得很旧,似乎和现代生活还保留着适当的疏离感。疏离并非逃逸,而是一种警醒和自觉,疏离也不是逃避,而是在烦闷的生活之外主动寻找与自然山水的对话。可喜的是,随着许辉写作风格的不断形成和创作理路的不断精进,许辉散文显示出更大的发展空间。我隐隐感到许辉散文似乎在两个向度上会有所突破,一是他的钩沉索古的悟道精神会给他的散文创作提供更为丰富的文化内涵;二是他的人生阅历和寻访对话的态度会给他的散文提供更为饱满的时代气息。

怎样减少痛经的疼痛
什么药快速治疗口腔溃疡好
考虑腔隙性脑梗塞
首荟胶囊可以长期服用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