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补天道 千一二五 大海有时尽,尽头皆獠牙

发布时间:2019-09-25 20:19:51

补天道 千一二五 大海有时尽,尽头皆獠牙

海上的风遮蔽了日月,遮不住岁月变迁。转眼之中,一年时间将要过去。

大海也有尽头,正如时光也有终点。

当看到无穷无尽的黑暗风暴渐渐平息的时候,神龟上的人心中皆百感交集――这一路辛苦,终于到了尽头。

这是辛苦的一路,也是凶险的一路。这一年的时间,没有一天是平静的。即使看到终点,有一种对未知的恐惧,却也有一种对一路旅途辛苦的解脱感。

段凌夜有些好奇的看向海尽头。他还没见过不周山,连白也伪造的都没见过,虽然如不周山今非昔比,却也是擎天柱,应该也是一番壮丽景色吧?

然而天不遂人愿,无论他怎么看,天尽头除了一团乌黑,就是稀薄的雾气。雾气一丝丝飘来,渐渐将海面全部盖住。

“这是犹抱琵琶半遮面么?”段凌夜遗憾的摇摇头,被人推了一把。

他很不耐烦道:“干什么?”如此蛮横无理,自然只有陈前了。

陈前冷声道:“你还在这里发愣?进来看看,翻天了。”

段凌夜一惊,回到神龟世界,刚一进去,便觉得一阵震动。

天地抖成一团,所有的东西都在动摇,让他想起了那场天塌地陷的大地动。然而地动那次只是一波高峰,塌陷之后就只剩下余震,而这一次在不停地动荡,仿佛天地在瑟瑟发抖。天地一动,万物跟着动,摇得日月无光,山河崩碎。

段凌夜先是一惊,紧接着暗道:“坏了!”忙道:“五方世界怎么办?大荒呢?”他们在水镜界摇得再厉害,毕竟不至于有性命之忧,最多适应一下也罢了,五方世界和大荒世界难免伤亡惨重,上一次地裂天崩的惨状历历在目。

陈前道:“不知道――去抢救一下吧。”

就听有人道:“等你们去抢救,天都成土豆球了。”却见水思归匆匆赶来。

水思归的身形有些模糊,看样子不像真人,像个影子。段凌夜和陈前见的多了,知道这是水思归的化身,至于水思归的真身,大概去五方世界安抚众人了。

果然如水思归所说,这几个人中,也就水思归还有些主神的自觉。虽然他已经不是主神,退位之后,本该比任何人都轻,但真有大事,还要劳烦他出马,后面的小辈全不管事儿。

愤怒的瞪了两人一眼,他喝道:“你们还在这里干嘛?”

段凌夜好歹有点崩不住,道:“我去五方替您吧……哪里去?”

水思归喝道:“谁让你们去五方世界?还不快去外面看看情况?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这里我先看着,若有外敌乘虚而入,你们就是死也要拿尸体把门给我堵死了。”

段凌夜挥了挥手,道:“得令。”转身和陈前出去了。

又回到了海上,天还黑着,雾气更浓了。之前在海上,也曾暗无天日,但习惯了黑暗,抵御住风暴,他们也能看个几百里远,但如今雾气浓郁,还是如此黑暗,双重遮蔽下,当真是伸手不见五指了。

可能是眼睛看不清楚,耳朵就分外灵敏,雾气中传来“呜呜”的声音,一缕缕钻入耳膜。

那不是风声,风已经停了。也不是其他任何来自自然界的声音,那是……

“咆哮――”

陈前皱眉道:“谁在鬼叫?”

不必段凌夜回答,他自己也知道,能在雾中嚎叫的,必定也是神兽,听声音似乎很远,但雾里的空间感一片混乱,谁也不知道声音从何处而来,只知道听起来不像好事,明明有威慑力的吼叫声,听起来像是挣扎嘶叫,悲怆而凄厉。

段凌夜揉了揉鼻子,道:“听起来不妙啊。”

白也对最后名额的分析,孟帅也说给过两人知道,只是那毕竟只是分析,毫无证据,全凭白也一张口。孟帅还挺相信白也的,其他人未必这么想,段凌夜就将信将疑。

然而此情此景,那一声悲吼,配合愁云惨雾,着实渲染出了悲凉的气氛。

“倘若真有淘汰,是面对考验,还是继续互相残杀?”他自语道。

陈前道:“怕什么,就是战。”

段凌夜挑眉道:“谁怕了?这一路上我难道出力比你少?难道我输过么?你看……这不就来了?”

黑雾中,两道光芒亮起,仿佛灯塔上的海灯。

那不是灯光,那是神兽的眼睛,亮如恒星,扫视四方。

段凌夜和陈前对视一眼,都感觉到了对方一瞬间的放松。

即使是一往无前的陈前,叫他选择,也宁肯面对同样的神兽。毕竟多少年来,神兽对抗,战斗过不知道多少次,再凶横强大的也有,两人从没怕过,也从未输过。就算换了一个环境,来了一群更凶猛的神兽,他们又有何惧?

然而若直面人皇的刁难,又是另一回事了。最可怕的就是未知,何况还是人皇这样高高在上的存在。不得不说,水思归在这一年中没起到什么好作用,讲述人皇故事,总将之描述的无所不能,强大到不可思议。段凌夜和陈前再不服输,也还是人,总会收到潜移默化的影响,何况孟帅也珍而重之的全力修炼,一派宁为玉碎的姿态,或多或少都影响了两人的心理。这一来二去,面对人皇都有些发憷。

好在现在面对的还是神兽。

按照约定,孟帅要应对的是人皇,其余的障碍两人会尽力扫除,獠牙猛兽当直面相迎,粉身碎骨,死不旋踵。现在来的敌人,还在他们的防线之前。他们不倒下去,防线就不会崩溃。

虽然听来惨烈,但两人都没有感觉到悲壮,反而很兴奋,他们都想知道,能和他们一样走到最后的神兽,和之前那些横死路边的炮灰,究竟有什么不同?

“你不觉得么?这神兽忒小了。”陈前率先发现了问题。

确实,到了后来那些神兽早就不是兽型了,个个比天地还大,一只眼睛如一轮圆月,这双眼睛却只是小山大小,在世俗可能算庞然大物,在海上却像芝麻一样,早该被冲垮了。

段凌夜的声音有些发紧:“不奇怪,你往后看。”

陈前回头一看,大吃一惊。

只见背后的海面上,静静地趴着一只巨龟。

那巨龟确实巨大,将海面挡住了一大片,和小岛一样。然而再大,也看得到边际,头颅和身躯分明,是十足的兽形。

陈前瞪大了眼睛,看了又看,道:“神龟?”

无怪他震惊,神龟虽然是神龟,但存在的形态不是这样的。

神龟的形态多变,自从孟帅进入时间结界,神龟又再次收敛了风貌,化作一团水土,在暴风中飘荡。在水思归和孟帅的庇护下,这样的形态几乎不会给人发觉。

就算发觉了,神龟还有战斗形态,那是在海上漂浮的巨大八卦图,阴阳轮转,卦象漂浮,在暴风雨中稳定如恒,更高深莫测,给对手巨大的心理压力。

不管什么形态,神龟都是不会露出兽形的,其他神兽也不会

补天道  千一二五 大海有时尽,尽头皆獠牙

,一旦露出,等于神土世界都暴露在外,基本就是垂死挣扎了。

但现在,还没什么战斗,神龟居然露出本象,简直不可思议。而且神龟的身躯比眼前这个要大上百倍,绝不可能仅此而已。

段凌夜此时平静下来,紧锁眉头,竖起两根指头,道:“两个可能。”

陈前道:“本质还原?”

段凌夜点头,道:“或者只是幻象。”他隐隐有些担忧,如果是雾气把神龟的本象以兽形幻化出来作为符号,那还没什么问题,倘若是本质还原,就是把神龟世界的一切打散,恢复到当初的神土状态,那么神龟世界之中已经生灵涂炭了。

不过这不是他该考虑的。神龟世界若真有难,需要他们帮忙水思归自会来呼唤,既然没有,他们就不该回去。倘若劫难大到连水思归报信的时间都没有,那显然他们回去也晚了,还不如专心站好自己这班岗。

陈前突然冷笑,道:“不管是幻象还是本质,既然恢复了兽形,想必她要的就是神兽之间的搏杀吧?这是把这里当斗兽场啊?然而斗人还是斗兽,还不由她做主。”

段凌夜颔首表示同意,突然道:“不管怎么样,靠得这么近了,还是对她尊重些吧,又不少块肉。”

陈前冷笑道:“你的口气难道尊重了么?”

此时,那巨大眼睛的主人已经从黑雾深处靠近。

雾气似乎稍微稀薄了一点,能看见对方庞大的阴影。

那是一头巨大的鳄鱼,也是完整的兽形,覆盖方圆百里的庞然大物。它大半个身躯沉在水下,唯独一双眼睛暴露在水面上,黄澄澄的闪着凶光。

鳄鱼的周围,并没有其他人,没有像段凌夜他们一样浮在世界以外的进攻手。这和之前海上的众世界一样,神只有最后才会出现,毕竟大多数世界只有一个神,无非是强大不强大。像神龟世界这样的权力结构是很少见的。

鳄鱼微微张口,露出了满口獠牙,显然是在为斗兽做准备。

而神龟世界没有獠牙。

不过它有刀,刀为世界之牙。

“上吧,陈前。”段凌夜道,“用刀先崩它一口。”(未完待续。)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住院费用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治疗费用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有医保吗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看病贵吗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医保卡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