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漂在深圳有情爱吃方便面收购

发布时间:2020-05-21 08:13:27

漂在深圳,有情爱吃方便面

方便面,面对面

“方便面的最大的好处就在于,你往里面加甚么都不会改变它的味道。”

阿磊坐在我对面,手捧一碗康记麻辣牛肉面,一本正经地对我说。

一样手捧一碗康记的我不耐烦地“切”1声,几根面条哗啦下肚,抹嘴哀叹:“我怎样就这么倒霉!”

是的,倒霉。想当初抡个大包包独闯深圳,一心认定自己就是那风雨中屹立的主儿,可是过了这两年,发现总有人比你能干——就说这近在隔壁、和我一块进厂的赵芝华,才华了半年质监,就升到总经理助理,那天蹬双高跟鞋的得意劲儿。切。

我和阿磊都是质监。质监里也分三六九等,比如阿磊就比我重要,人家学电子,这是家电子厂,专业对口,固然就做技术部质监;我呢?学中文,人家肯用你已算不错,还抱怨呆在包装车间当个人人都能取而代之的末等质监?

阿磊和我都住厂宿舍,对着门,常常能听到我的抱怨。也就常常安慰:“没事没事,你不就觉得我专业对口吗?跟你说我大学上铺的兄弟前两天来信说,人家都入住银丰大厦的公寓了。可你瞧我,还呆在宝安区混个质监。”

我一听他的辛酸史马上就平衡了。心想是呀,人家最少也是一流电子科大毕业,你可是二流师大里倒数的中文呃。

相处易,相爱难

阿磊还常常说我这个人很虚荣。恨不得能拿地王大厦当自家后院。虚荣是前进的动力,可我不知道为何这么浮躁——每天早上8点正打卡,车间里重复又重复的活,拿个本本记甚么,写着写着我就走神了。你不知道这种日子还要过多久,或说,这类日子,离你最初的梦想还有多久?

厂里没有食堂,厂外有盒饭卖,大家都一样,除盒饭就是方便面。

我喜欢方便面,觉得方便面里有一种不俗、不羁的简单,实际上我更愿意把它看成从贫民到中产的一块速成跳板。

同楼住的家伙们都喜欢在早上刷牙时问我,阿磊是不是是也是你的跳板?

他们都认为我和阿磊在恋爱。最少表面是这样吧,互串门,逛街,方便面一起买。

申明N次后我不再多说。是的,我是喜欢和阿磊一块出去,那是由于他这个人脾气好,而且他来自重庆我来自成都,就算重庆直辖了,怎么说也是四川老乡。除火锅,我们有很多话题。比如,他这个重庆崽儿竟然在成都上的大学;而我这个成都妹子又跑到他的老家念师范。

不排除有一点点喜欢。可我明白,更多的是孤单。孤单才是让我们在一起的最大动力。任贤齐唱相爱容易相处难,可我们这些打工仔,相处或许比相爱更容易。

人比人,气死亾

隔壁很久未见的赵芝华开着辆白色小车回来。看着一身名牌的她,嘴巴都有点合不拢,我对阿磊说:“是别克吧,你猜多少钱?”

阿磊比我镇静,说:“是丰田。”

厂里流言四起。下午的时候生产部主管把我叫去,以为赵芝华走了要升我补缺,正窃喜呢,略显富态的主管张一边吩咐秘书小蔡一边对我说:“郭小姐,决定调你到二车间下基层锻练。”

我的天!2车间,不就是那个透风、排毒、隔离三不缺的清洗车间?

二车间是大家都不愿去的车间。你想啊,三氯乙烯清洗线路板,工作就跟做贼似的,戴1活性碳防毒口罩。

我觉得那像德国纳粹的奥斯威辛集中营。进去第一天,闷得要死。

当时没觉得甚么,1下班等阿磊吃饭,他一看我就叫:“天那,你脖子?!”

1摸,居然是密密层层的小痘痘,一摸就痒,忙拿面小镜子甚至一路‘带病提拔’查看,再叫一声天那,1脖子都是红痘,吓死人了!

阿磊忙着扯我:“快去医院看看,可能是剥脱性皮炎!之前有人对三氯乙烯过敏,得的就是剥脱性皮炎。”

你整我,我走亾

到了医院。医生说不碍事,很简单的过敏。“可你最好别呆在那个车间。”

我吞息斯敏,阿磊说:“要不要现在就去找张主管说说?”

我气愤:“他根本就是成心陷害我!”

“不会吧?”

“不会你个头!你瞧他那德性,就是那天,那天你记不记得,他给我敬酒,我死活没喝?”

阿磊不说了。泡了碗方便面,摆到我跟前。我就哗啦哗啦吃面。一边吃,一边抬起头强调:“他就是陷害我!”

第二天,张主管说:“你们这些女孩子啊,就是娇气!本来想给你个机会,回来好接我的班,唉。”说着张主管把脸凑过来:“在那儿呀过敏?我怎样没看见?”

我奋力打掉他伸过来的爪子,气呼呼地用四川话把他臭骂了一顿,愣是把他吓住了,然后,我走人。

高不成,可低就

中午阿磊过来,看我在整理东西就傻了,问怎么回事,我想跟他好好说我把主管张臭骂了一顿来着,可眼泪眨巴眨巴就先出来了,因而对着他,不说话。

2002年9月4日,我离开,到宝安区公明镇一家服装厂做管理。

到的那天晚上还没安顿好住处,晃在街上正不知怎样办好时,接到阿磊的,问我:“吃饭了吗?”

说到一半没电了,只好到街边小店回他。小店里也有卖康记方便面,拍着一包香辣我就说:“还是吃方便面吧。”

阿磊在那头没说话。我说我要挂了,他才说:“要我……过来看看你吗?”

啊不,不用过来。过来了又怎样呢?我的日子,还得自己打发。

那晚住在有老鼠出没的旧厂房,我就一直想,为什么要来深圳呢?

可是我知道谁都知道,第二天,我们就又都容光焕发了。

2十五,独自苦

我在梦里头都在卖衣服。或许服装比电子跟我更近,两个月来,做得不错。

星期日那天加班,要赶一批羽绒服出来。负责进鸭毛的小张不知怎样弄错了订单,鸭毛进少了。那是赶了还要赶的活儿啊,我立马冲到来料厂弄鸭毛回来,一切搞定后,突然间猛打N个喷嚏。这才发现,满身都是碎碎的绒毛!

那天打完喷嚏,突然就心情不好。没来由的心情不好。和我一块加班的小张说,她弄错定单是由于她的小孩感冒。介绍我进厂子的旧同学从这家厂辞职,是由于她存够了钱,要出国,去加拿大。

还有谁还有谁,我头疼,想不起来。

全球只有我。2十五了,甚么都没有,还在那里苦苦撑着。

心有爱,面亦香

公明镇的盒饭比电子厂门口的更糟。所以我,加班回来的我,大多数时候,泡碗面。

回宿舍时有,有人叫我。

阿磊!脚边一个大包包的阿磊!很大的欣喜,我扑上去,说你这死家伙怎样现在才来看我?

进去坐下,他打开那大包包,满脸喜色:“你看我给你带甚么?你们成都出的方便面,新牌子,叫扁担姑娘,我试过了,很好吃。”看我1脸呆呆地就说:“怎样了,不信?真的很好吃呢。”

我也不知道那来的气,还有委屈,这傻子,大老远跑来就给我带方便面!这么多方便面,难道我命中注定就只能吃方便面?!

大骂着他,还使劲踢他那大包方便面:“面面面,全是面!知不知道我吃方便面都要吐了?”真是的,眼泪说下就下,“龙虾、牛排真的特别不好吃吗?我,我就只能吃方便面?”

阿磊抱住我,说:“切,那末爱哭,是否是终究见着亲人了?”

“呸!”我推开他,再破口大骂。

阿磊用唇堵住我的。好长好长的时间,然后,他在耳边说:“这么久没见你,才知道惦记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我拼命点头时他就接着说:“那个时候就想,什么时候再和她——吃碗方便面啊。”

“来吧来吧,方便面。”我把水烧开,大声叫唤着他。

爱情就像方便面,只要有爱做调料,味道总是好极了!

宝宝健脾胃的食物菜谱
宝宝积食推拿
第三财经网
如何判断宝宝积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