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泪比心坚不在朝

发布时间:2020-05-22 04:01:39
摘要:红烛泪,泪比心坚;不在朝,却也朝朝暮暮,不落泪,却也一滴一泪落红尘;红烛泪,泪比天高,任那北风吹,红烛泪不碎,依然坚,依然坚…… 一、
园子合该留情。
情到深处,那也是惜了命的护着。你看,北风一吹,似乎春天将要来的样子,花也开了,又落了。这满园子的花花草草,被折腾了个七零八落。留着也合该遭毒手。死的,憋着一口气,北风中摇曳,似在用瘦小的身躯,坚持着呐喊着:不能死,死了,怕是要死掉更多。要死,也开出一朵颜色再死。活着的,七疮八孔,浑身伤疤,治好了再来一回,生生死死,轮轮,倒不如死了来的痛快。
到也被护着,拿命护着。使命,仅仅是为了更多的生命,理应的事。倒是护好了园子,开的五颜六色,常青的、常艳的,恶毒的老鸨看一眼,一高兴,省下多少灾难。
死,到也是常有的事。喜庆的日子、平静的日子,哀婉的哭声一片接着一片。妓院的打手们时常面无表情拖着根木棍,再来一个,拖着个活蹦乱跳的生命,被拖着的那双脚,划拉一阵,绣花鞋儿渐渐掉了两双,地里留下一条痕迹,由深到浅,像那花儿,美,无尽的美,鲜艳一回,渐渐也就没了颜色。
颜色到是常有的,门帘两朵大红花,红艳艳挨着,开的正艳。大门敞开,路过的行人抬头一看,门帘上方金灿灿三个大字:怡红院。门口,待客的一位姑娘打扮妖艳,扭着腰肢媚笑地站门口招呼着进门的客人,忽然眼神一亮,似乎是在看到了熟人,随即对着门口的人笑道:“哟,这不是徐少爷么,好久不见,进来玩一圈?”
那边一挥袖,一把折扇唰得睁开,徐少爷睁开一脸笑容,想来也是常客,先是在姑娘身上乱摸一通,回道:
“燕姐,可有新鲜货?”
被叫做燕姐的一听,立刻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赶忙回道:
“有呢,有呢,前几日刚入了几位稚儿,正等着少爷们光临呢,徐少爷里面请。”说罢,又凑到徐少爷身边,媚笑道:
“公子来的好不如来的巧,今个儿赶上了红姑娘卖唱了,里面正热闹着呢!”
“哦?可是好久未看到红姑娘卖唱咯,那可真得进去看一看了!”

二、
好戏在里头呢。
瞧,楼上,一大群看官围在阁楼前,身前搂着一位,身后陪着一位,那身边陪着的姑娘们各自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像朵花儿似得。那阁楼下面,铺着一层红艳艳的地毯,由大门延伸至阁楼的楼梯口,楼梯口旁边的空旷地上摆着戏院般的舞台,中间的红木椅上坐着的一位身穿红色绸缎的姑娘,头戴花冠,面披半面丝巾,若隐若现地露着那张精致的面孔。却见这姑娘身姿端庄的坐在中央,举止之间优雅大方,却又不失风范,面前摆着一把精细的琵琶,十根纤细的手指轻轻在弦上一边拨弄着,嘴里一边跟着弦声轻轻地唱着,台上的另几名姑娘随着音乐舞弄着腰肢……
“红烛泪,泪泪是相思,红烛灯,朝朝暮暮坐窗台。”
“那阁楼,方才碍着月光影,不知那明亮可照亮前方……”
弦声幽幽而来,声音如黄鹂般清脆而动听,唱得正是姑娘的成名曲《红烛泪》,这歌声惹得围观的人群一阵叫好:
“红姑娘唱得好!”
“好!”
红姑娘停罢一小会,眼神不经意地往某个方向一撇,随后一亮,不知在想着什么,于是又接着唱道:
“一杯清酒敬英雄,来日,就在西关大街那阁楼……”
“半对鸳鸯送情意,公子,公子,莫叫女子等白了发,莫叫红烛落了泪……”
唱罢,歌声停了下来,跳舞的几名 也下了舞台。围观的人群立刻涌了过来,高叫声与鼓掌声一片接着一片。老鸨见状扭着腰肢上了戏台,一边陪着笑脸挥了挥手,一边冲着围观的各位喊道:“各位爷,各位爷,今日就到这了,这红姑娘呀,是颜队长的妹妹,卖艺不卖身,我也不想散了各位的兴致,前几日呀,本院新来了几位大姑娘,一会呀……”
这怡红院的节目是一档接着一挡,先是让当红花魁开个彩头,好戏还在后面呢。老鸨说完,围观的周围又传来一道道叫好声,隐约有不少叫骂声。老鸨尴尬的一摇手,红姑娘对着周围的人群浅浅地鞠了一个躬,便慢慢地退进了后台。围观的人群心知肚明,但凡大牌背后都有人撑着场子,这红姑娘是只能看不能动,意犹未尽地看着渐渐没入后台的身影,舔舔嘴,各自搂着身边的姑娘寻欢作乐去了。大厅的另一边,一名戴着园灰色帽子的青年,往红姑娘的背影深深一看,也悄悄的走出大门。

三、
正是这天的夜晚,妓院的地牢中,灯火通明,一名光着上身的大汉,面目狰狞,手里握着一条皮鞭,静静地站在一边。面前的太师椅上,老鸨优雅地坐着,手里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水,抿了抿嘴,朝大汉使了个眼色。大汉见状,一把鞭子唰得一声,往旁边柱子上捆绑着的一名十五六岁的姑娘身上狠狠地抽了过去,“砰”,鞭子打在姑娘的身上是一道沉闷声,那姑娘眼里含着泪水,还是忍受着。
老鸨见状,放下手中茶杯,不以为然的笑道:“哟,这性子挺烈的嘛。”
说完,又朝大汉看了一眼。随后,又是几鞭下去,衣服顿时被鞭开了花,露出白花花的肉体,紧着着又是几道鞭子,正好打在肉身上,声音变得清脆,立马就见了血丝。那姑娘终于忍受不了这皮肉之苦,皱着眉头轻哼了几声,神情凄婉。
老鸨得意的看了看,示意大汉停手,说道:“哟,刚才不是挺烈的嘛。”
被捆着的姑娘抬起头来,怨恨地看着老鸨,老鸨见了,捂着胸口装出一副害怕的模样说道:“别,您可别怨我,要怨就怨您那抽大烟的爹,我可是给了他十块大洋,他呢,也就把您卖给我了。您呢,也别烈了,对您也没好处。这性子烈的呢,我也遇到过,没几鞭下去求饶的,我更是见得不少,您呢,想要离开这大院,得给我二十块大洋赎身呢。”
说罢,又伸出两个手指头在姑娘面前晃了晃,然后又朝大汉使了使眼色,紧接着,又是接连几道鞭子下去,带出几块血肉,姑娘已经忍受到了极限,眼神一白就昏了过去。老鸨凑过一看,伸出手指在姑娘鼻子下探了探,对大汉说道:“还有气,让她歇息一会,待会给我淋醒了接着打,记住,别给我打死了,别让我那十块大洋打水漂了,打到她点头为止!”说罢,气吁吁地走出了地牢。

四、
又是一天,妓院的生意与往常一样火爆,一名身穿黑色大褂的精瘦男人撅着半边身子与几个随从走进了妓院,老鸨正招呼着客人,见来人,立刻迎了上来,舔着脸献媚地喊道:“哟,什么风把李大队长给吹来了,可好些日子没见过了,快快,李队长雅间请!”那被称作李队长的大汉一听,伸出手指头在老鸨脸上轻轻一勾,声音沉闷地说道:“王老板,去给我找几个漂亮的妞来,今个,我要好好败败火!”
等把李队长一干人等人迎进了雅间,老鸨又故意对身边的姑娘大声喊道:“快快,找几个漂亮的机灵的活儿好的,来伺候李队长。”说完,亲自给李队长沏了一壶茶水,见李队长撅着半拉屁股小心地落座,神情有点恼怒,左右脸隐隐的通红,连忙问道:“哟,李队长,您这是跟谁怄火呢?”
这李队长是县侦缉队的,是一个大汉奸,领头上司是日本驻县城宪兵司令部长官左川中佐。前几日左川中佐两个中队夜袭八路在马家嘴的一个分据点,不料半路却遭了八路的埋伏,被打了个落花流水。左川中佐怀疑是他们情报部门情报不准,这么精密的计划肯定有人泄漏了风声,要他严查此事,说完还给了李大队长三个大耳光,打得他是两眼冒金星有气没地方撒,这不跑到妓院来了。
这李队长摸了摸火辣通红的左右脸,闷声说道:“妈拉个把子的,老子辛辛苦苦的找情报,抓地下党,没功劳也有苦劳吧,还他妈的挨了八路的一枪,又说老子情报不准,还说是老子给泄漏了风声,狗娘养的!我呸!”说完朝地上狠狠呸了一口,接着伸手摸了摸臀部,正是挨枪子的地方,又是一阵恶痛。
老鸨一听,明白了,转身到李队长的身后,轻轻地为李队长捏着背,一边捏一边又说道:“李队长您受惊啦,待会我给您找几个漂亮的姑娘,好好的伺候您,保准不会碰到您的圣体……”说罢,看了看李队长受伤的臀部,又连忙转移话题问道:“我说李队长呀,兄弟们又都这么卖命,这么重要的情报,该是谁泄漏了风声啊?”
李队长白了她一眼,“我那哪知道,我要知道也不能受这窝囊气了,我查出来非得扒了他的皮!”刚说完,臀部又传来一阵恶痛,于是狠狠地喊道:“快,姑娘们咋还不来!”
说罢间,几个姑娘端着酒菜进来了,老鸨赶紧吩咐好好照顾几位爷,又笑着对姑娘们喊道:“姑娘们把李队长伺候舒服了,这李队长可是我们怡红院的贵客啊!”说完又陪着笑脸说了几句,退出了雅间,顺便把门给带上了。

五、
老鸨一走出门,李队长手底下一个汉奸李二狗就说了:
“队长,您这巴掌挨的冤,咱们兄弟都是把脑袋栓在裤腰带上过日子的,一不小心就搬了家,您说这么重要的情报,到底是谁泄漏出去的?”
“对,该不是队伍中出了叛徒了吧?”
一听此话,李队长手底下了几名汉奸,纷纷叫出声来。
“不能吧,跟着队长的几个人底子都他妈的浊着呢,日本人没来的时候都成了过街的老鼠了,人人喊打,要是遇见八路,早他妈被一枪给毙了,哪有叛变的机会?”
“是啊,兄弟们做的事都够枪毙八回了!”
“我看呐,过几天咱们要偷袭李家沟的事……”
李队长一听,眉头一皱,连忙喝住了口。
“停,都他妈嘴巴严实点!说得什么丧气的话!”
几个人立马就捂住了嘴,李队长沉思了一会说道:
“既然没有叛徒,那就是有人泄漏了风声,俗话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八路的情报员无处不在啊,这里面肯定有点问题!来来,别说了,喝酒,今天队长我请客,为兄弟们压压惊,不谈那些伤和气的话,大家好吃好喝!来!”说罢,举起酒杯,一口喝了下去,旁边陪着的几个姑娘连忙给李队长一干人满上了酒。

六、
妓院里头的后院,是姑娘们歇息的院子。这天夜晚,一间屋子里坐着两个人,正中堂,摆着一张八仙桌,桌子上面,摆着一盒古色古香的锦盒,盒子打开着,里面是一盒子的珍珠翡翠。
“我呸!”
一名丫鬟模样的姑娘对着盒子呸了一口,又说道:“红梅姐,这个汉奸又给你送礼物了!”
被叫做红梅的那名姑娘,正是那日弄弦卖唱的花魁,她连忙摆了摆手,做了嘘的手势。
“小环,小声点,我们要办正事,这不管是谁送来的东西,我们必须得收下。”说完一脸愁眉又问道:
“前几日地牢里那位叫做蓉儿的姑娘可怎么样了?”
“唉,就差一口气了,打了个半死,就差点断气了!”
“你待会去郎中那拿点药给她敷上。”红梅说完,又叹了一口气。
“只怕她活过来,又要被打……”
“先把她救活过来,活着,才有希望!妈妈不是说要我培养别人吗,我看这个蓉儿性子烈,是个有性格的姑娘,我找个机会跟妈妈说,就说要培养她作为我的接班人。”红梅这话是说的是铮铮有力。
“也是,这被打死的姐妹也不知其数了,也没个申理的地方,眼下这县城还是日本人占领着,活着,总比死了强,也不知道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小环说完,眼神黯淡了下去,她也是被卖进来的,当时也被打了个半死,辛亏红梅姐相救,说是身边缺个丫鬟,因为年龄尚小,老鸨妥协了,先让她伺候着红梅,等年龄大点,也逃不了堕入红尘的命运。
红梅转身去,透过窗户,静静地凝望夜色深处,嘴里细细的低声呢喃着:“不远了……不远了……”
就这样呢喃着,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她走到窗台,细细听了几下,见没人,于是小声问道:
“最近可从狗嘴里闻到什么臭味没有?”
“今天中午,翠儿姐说看到了李队长……”接着,把今天中午发生的事告诉了红姑娘,说完,捂着嘴偷偷笑了起来。
红姑娘听完,眉头却皱成了一团。

七、
两人正悄悄说着,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两人立刻止住了声,随后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谁呀?”
丫鬟小环喊了声,刚喊完,门被轻轻推开了,王老鸨扭着腰肢走了进来,两人连忙起身。
老鸨见八仙桌上摆着的锦盒,眼神一亮,“哟,这颜队长可真大方呀,又给女儿您送礼来了。”说完,一脸垂涎之相。
“妈妈喜欢就拿去吧!”红姑娘一把将锦盒推了过来去。
“别呀,这可是颜队长送给您的礼物,我要是拿了,被他知道了不得吃不了兜着走啊?”老鸨笑着拒绝,眼睛却依然盯着锦盒。
红梅会意,又将木盒推到老鸨手中,轻轻说道:“就当是女儿收下了礼物,转手孝敬您的,再说没有妈妈,女儿怎会与颜队长相识,他又怎么会认了女儿做了他的干妹妹?他是不会怪罪于您的,您就收下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哟。”老鸨说完,眉开眼笑地,又接着说道:“女儿啊,你可是走了八辈子的运哦,攀上颜队长这面大旗,下辈子一定是荣华富贵!”
说完,又接着说道:“眼见您攀上了颜队长这面大旗,也别忘了拉扯一把院里的姐妹啊,您看什么时候再……”
“妈妈,明日就成。”红梅知道老鸨这打的什么注意,她心里自有盘算,连忙答应了。
“那好啊,我赶紧准备去。”老鸨说完,捧着锦盒一脸惊喜地地扭着屁股走了。
小环见状,对着老鸨的背影呸了一口。
“这才刚看一眼,就被拿走了!”
说完,回过头来,却见红姑娘已经写好一张字条递了过来,神色严肃地叮嘱道:
“别说了,小环,待会,你抓药的时候顺便把这个放到西关大街上那座断桥底下,记住,要用一块白色的石头压住!”

共 11856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西院红花,这是个千古的话题,歌唱版本很多但最终逃不过悲伤的结局。红烛本是个喜庆的物什但嵌上泪似乎又有了悲情的意味,读罢全文才发现作者以此为引描述了当代人的爱国情,是个意料之外的收获,也同时摆脱小说以此落入俗套可能,处理的非常好。一代花魁以暗号的方式每次将情报悄悄地传递出去,可见爱国和打击入侵者是不分身分的。这一情节和文章李大队长的汉奸行为形成反比,为本文营造了冲突的氛围,同时为高潮作下铺垫,运用此写作手法娴熟。文章同时描写了这一行业的阴暗和亲情的浅薄如姑娘们被闪人所卖及老鸨的逼迫鞭打。文章人物刻画得比较丰满,情节循序渐进。整体结构完整,自然入境,圆满结束,文章积极向上。问好作者。推荐!【编辑:沐清风】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8140001】
1 楼 文友: 2014-08-1 10:28:18 细瞧发现,文章也运用我较喜欢的个别词语,欣赏! 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8-1 18:45:15 唉,真佩服那些动不动就写几万字的家伙们,他们都是神啊。我写不出长篇,只能小小的写几个短篇。而且每每到最后,都会显得比较仓促收工。这篇文章,里面还有个重要的人物,不知发现没有?
2 楼 文友: 2014-08-14 14:14:01 那个神秘人物吗 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回复2 楼 文友: 2014-08-14 2 :08: 8 颜队长,对他着墨不多啊 ~。~
 楼 文友: 2014-08-15 09:16:22 可我一直觉得他是那个神秘人物,隐藏的最深,难道意会错了? 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4 楼 文友: 2014-08-16 10:56:16 看见你的小说,勾起我写书的欲望,啊,红烛泪,那我就写一篇,子夜琴声,谢你多次指导。你好吗?一水。
回复4 楼 文友: 2014-08-16 12:07:56 好久没见你了,可好?你要写书,大神呐
5 楼 文友: 2014-08-17 11:26:52 看见一水,看见和我一样的怕写长篇,觉得亲切,先留个脚印,呆会细读。问好!祝福! 只顾低头耕耘,不问花开几何
回复5 楼 文友: 2014-08-17 19:07:48 看来是组织中人呐,握手 杏姐好久不见
6 楼 文友: 2014-08-18 09:44:27 我去了外地刚回,问好一水! 只顾低头耕耘,不问花开几何
回复6 楼 文友: 2014-08-18 11: 6:42 又去旅游了吧 期待你的游记颈椎轻度骨质增生
流行性感冒病毒危害
亳州牛皮癣医院地址
南充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开封白癜风好的医院
江西治疗白癜风医院
新疆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庆阳治疗白斑病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